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 安达 >

安达礁的中国驻守

归档日期:07-02       文本归类:安达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驻守形式:守护形式的第二阶段是驻兵建立观潮站(《南海!南海!》第96页的记载显示开始时间在1990年代),是否发展为其它微小型驻守形式,有待新资料说话。

  观潮站小竹棚人员少(最低时期一个人),生活艰苦,应该不是某个人或某二个人长期驻守,应该是南薰礁守备队官兵轮流来驻守,共同分担艰苦生活,驻守安达礁应该是南薰礁守备队的附带工作(人员编制就是南薰礁守备队),主要基地还是南薰礁,生活补给也要靠南薰礁的贮备。——另外,当代全球电子技术高度发达,例如中印边界设置了一批电子观察点,可能在安达礁一些地方也有电子观察仪器,那样的话在南薰礁建筑物里也可以观察安达礁的周围情况,解决安达礁观潮站小竹棚驻守人员观察面积有限的短板现象。

  比较:越南占据很多岛礁的早期性重要方式是,一些岛礁只派一个或二个士兵用个小渔船看护一个礁,如果有竞争者上礁,一个二个人自然是不够,但在没有竞争者的某阶段环境里一二个人时不时地留守即可。 1、中国两种书籍提供了两个直接证据:

  1)广东人民出版社2009年出的《南海!南海!》(伊始、姚中才、陈贞国 著)第96页附带性谈及中国南海渔政总队曾慰问安达礁的观潮站官兵:背景是,2004年12月3日困在东沙群岛的千余名渔民请求海南省琼海市渔业局救援,中国南海渔政总队政委兼副总队长朱英荣临危受命,简介了他的经历:他曾在海军高山部队待了22年,直到1989年,他才有一次出远海的机会。战备任务,到南沙熟悉海情。他曾搭乘南420测量船、在南沙跑了45天,此后特别谈及他的安达礁经历:“在安达礁,他代表基地党委只身上礁慰问守礁官兵。所谓官兵,其实就是一个人,大家都喊他邱工,应该是个部队工程师,四川人,中校军衔。礁上设了一个观潮站,除了观测器材,就是一座小竹棚、一个煤油炉和一大箱罐头。每天三次潮水,高潮、平潮、低潮,他在腰上拴一根绳子,下海去观察潮标,记录潮位。天天如此,就如一只不停走动的钟表。邱工是朱英荣生活中的一座标杆。苦也好,累也好,得志不得志也好,每当前头有坎的时候,邱工往往就会悄悄地浮上心头“。——没有谈朱英荣这次经历的具体年月(1989年是他最早去南沙,并不意味着他只去了一次,南海渔政总队领导去南沙应该较多,去安达礁不能确定是他那次45天的经历之一,可以是后面某次),谈朱英荣和邱工是把他们作为硬汉谈的,朱英荣得志不得志的时间跨度至少是数年,因为中文语境里谈人生得志与否的时间跨度至少是数年,短短一年之内不会使用得志与否谈人生经历,何况是对硬汉而言,”每当前头有坎“也涉及多年的经历(这种”坎“是指比较重要的事、多年里才会涉及”每当“),因此,朱英荣上安达礁是多年之前的事,应该大约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事。——值得了解:观潮站是驻守点,小竹屋是简易建筑物,一些时候仅有一名海军中校不等于所有时候如此,人数多少看相关需要。——比较:越南占据很多岛礁的早期性重要方式是,一些岛礁只派一个或二个士兵用个小渔船看护一个礁,如果有竞争者上礁,一个二个人自然是不够,但在没有竞争者的某阶段环境里一二个人时不时地留守即可。

  2)2005年出版的海南省孔子学会副会长王爱国《游弋南沙》“夜泊南熏礁”说:“从牛轭礁出来,我们又先后到了安达礁,再返回,经过东门礁、无名礁等,每经过一个礁我们都向守礁官兵发了慰问电,并收到了回音。此间经过了越南占领的鸿庥岛、景宏岛,从望远镜望去,两个岛上都有树林、营房等,景色很美。前些日子,我在中央广播电台早间新闻曾听到越南在组织旅游团就是到鸿庥岛观光,引起了中国人民抗议,任何违犯条约的言行我们都有责任制止。——在昨天下午,我们到达南熏礁,小南熏礁上和安达礁上都有类似牛轭礁上的黄沙丘,我个人认为,这是针对南沙形势我方采取的行动。”

  这种描述说明,早有守礁的中国官兵。第一阶段应该是住在简易的高脚屋里,后来填出黄沙丘是用来建礁堡,改进驻守者们的生活条件。

  越南方面2004年的消息说安达礁上有中国官兵驻守(早期谈越南该信息的网友没提供具体来源因此后面的转引者难查越南方面的文献依据)。

  越南2011年地图把它列入中国驻守的南沙13礁之一。越南2011年地图标示南沙区域中国礁13个:永暑礁,南薰礁,赤瓜礁,东门礁,渚碧礁,华阳礁,美济礁,太平岛(台湾方面戍守),西门礁,牛轭礁,安达礁,信义礁,半月礁。(资料来源:“那些年,我也到过南沙(2012.6.18再次更新) —11页429楼”)——为什么是驻守礁而非控制礁?因为中洲礁为台湾方面实际控制,但该图未标出,而且地图注重的是驻守。至于控制,那带有弹性,没有简易住房而经常巡守、禁止他人占据,也可以说是实际控制,但不同于有人居住(不是要天天时时居在那)。——驻守,包括常驻及断续式驻守(有稳定的简易住房而不同于巡守)。

  菲律宾2014年6月8日报道说中国在安达礁小规模进行填海造陆活动 ,出示了2月拍摄的部分图片证据并加上文字说明,另外,没说违反南海行为宣言,即变相承认长期为中国驻守,否则按菲律宾一贯做法,会大炒大吵某国违反南海行为宣言。菲律宾和军方2014年6月8日的新闻发布,对安达礁与对南薰礁和华阳礁一样,说在这三个礁发现的中国船有开荒的设备,谈的都是工程设备与填海问题,并非驻守问题,前提是早已长期驻守,因此驻守没作为问题。 菲律宾军方2014年6月8日公布的安达礁2月航拍图,有文字解说:在安达礁沙洲头部画了一个框架,中心部分是微小的黑色物与周围的白色环境不同,上面用大写形式注明英文“erected(竖立的)bamboo(竹子或竹制品)pole(顶点,杆)marker(标识)”。

  竹子物的顶部有标识,那么小竹屋在沙洲头部的中间(中国网站转载的图片没有原始版的高清性)。

  辨认出竹子物和细小的顶杆标识,说明航拍图原始版应该是高像素的高清图片,当代国际摄影技术发达,菲律宾2014年的时候应该已经有了高清摄影机或高清录像机。

  既然竹屋还在而且还有顶部标识,那么安达礁观潮站的小竹屋可谓长期建筑物了。那么多年都没有提高观潮站的建筑层次,说明中国长期安于现状。另外,中国工程能力已经非常强大,七礁吹沙填海而安达礁没有填海,说明中国填海是有限的。比较看:越南的工程能力低,长期来在南沙填海不停。 菲方说法:2014年6月8日《菲律宾商报》新闻稿“:不对中国挑衅作出反应”说:“根据军方的报告,中国被怀疑在安达礁进行填海活动,军方在2月份拍摄到有关照片。照片显示中方的填海工程船,一份引述了国防部长牙维斯的报告说,中国已在安达礁进行了填海。” 6月9日中国各媒体冠以“菲媒:中国船只携带开垦荒地设备现身南沙岛礁”之类标题,转载菲律宾8日的报道:“菲总统阿基诺三世表示,南熏礁和华阳礁发现了中国船只,这些船上有用以开垦荒地的设备。、、、、报道称,军方报告说,中国还对安达礁进行开荒活动。军方拍摄的照片显示,中国今年2月份在当地有一些活动。照片显示,一个挖沟机连在一艘中国船只上。有报道援引国防部发言人彼得·加尔韦斯的话说,中国已经在安达礁从事开荒活动。”

  菲律宾官方说中国在安达礁有小规模填海活动,但没有跟着说中国违反《南海行为宣言》规定的不得新占无人礁,说明他承认安达礁长期有中国驻兵。如果不是早已驻守,他就会说中国违反宣言。

  图片注文:菲律宾公布的2月所拍照片,铁血社区2014年8月8日《安达礁被大陆控制了》文章转载了两张(应该是来自菲律宾网站) ,中国网站转载的图片没有原始版的高清性。

  菲律宾所谓2月份拍摄的照片,注明的英文语词如下:1、左下三个红色箭头注明文字“trails(小径) of- backhoe(反铲挖土机)”。2、左上即三个红色箭头之上注明文字“rock(岩石) coral (珊瑚)piles(堆叠,桩)”。3、中间白色砂堆一个框架下面注明“cogged(有齿轮的)portion(部分)”。4、沙洲头部一个框架(里面是微小的黑色物与周围的白色环境不同)的上面注明文字“erected(竖立的)bamboo(竹子或竹制品)pole(顶点,杆)marker(标识;防守队员;特征)”。

  菲律宾说法是:沙洲头部中间微小的黑色物有竖立的竹子品的顶部标识;小沙堆有齿轮;沙洲尾巴旁边的水下面有反铲挖土机小路径。另外,菲律宾公布了一张同时拍摄的照片,显示一个挖沟机连在一艘中国船只上。

  网上说法(没注明最早来源):“所谓的安达礁填海实际为我国渔民进行挖砗磲作业;外媒于2015年1月26日释放的安达礁高清图显示安达礁并未进行填海造陆。”

  砗磲是软体动物门双壳纲的海洋动物,是海洋中最大的双壳贝类,被称为“贝王”,最大体长可达 1 米以上,重量达到 300kg 以上。

  渔民挖砗磲作业,有的使用小型挖掘机,它有两条小履带,因此,菲律宾公布的图片所说的反挖机及反挖机小路径,是中国渔民在安达礁挖砗磲留下的礁底痕迹,并非官方的填海工作。

  比较一看可知线年左右的南沙吹沙填海,运用天鲸号等大型工程船作业,进展快速,如果在安达礁填海,操作一天几天就可以吹填出一个很大的永陆区域,实际上有么?没有。

  安达礁观潮站的生活极其艰苦,需要改善驻守者的居住层次等生活空间,但长期来并没有建设较好一点的房子,更没有填海工程。 2015年6月前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和领导访问美国的发言,都说吹沙填海工程所填七礁是中国在“南沙部分驻守岛礁” , 意味着中国驻守的不止填海的七礁。——限定词“部分”是修饰后面的短语“驻守岛礁”。有的人说“南沙部分驻守岛礁”可以读成“南沙部分,驻守岛礁”(中间加个逗号),这种怪异说法把“南沙部分”作为“南海”的分区了,悖于原话的语境(原话主体是谈南沙而非南海),而且悖于原话的句子性,不通顺,不符合汉语的表达习惯,不符合中国官方的表达习惯。

  一般资料只说七个岛礁,因为常规的谈论范围是南沙露出水面的50个岛礁,看这50个里面谁占据多少。 目前状态:没有证据证明中国声明放弃安达礁驻守点,只要没声明放弃,那么法理上就是《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生效时期驻守礁性质的延续。按理说不可能放弃。

  安达礁与仙宾礁不同:1992年前后中国曾在仙宾礁上设置第一代高脚屋,美济礁事件被菲律宾炸掉。中国是不是放弃了仙宾礁驻守?菲律宾炸掉建筑物而没有中国驻兵反应,说明当时的高脚屋只是宣示主权、准备驻守,就如安达礁1990年高脚屋一样是未驻守的。没有驻守就没有放弃。另外,安达礁比仙宾礁重要,它拱卫太平岛。至少,没有证据证明中国放弃安达礁驻守点。

  因此,安达礁有无驻守,还是应该以权威说法(而且这是多途径的权威群)为依据。

本文链接:http://robbiedunn.com/anda/109.html